圣家族大教堂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加泰罗尼亚语:Basílica i Temple Expiatori de la Sagrada Família),又译作

(Sagrada Família),是位于西班牙的一座罗马天主教大型教堂,由西班牙建筑师安东尼奥·高迪(1852–1926)设计。尽管教堂还未竣工,但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世界遗产。2010年11月,教皇本笃十六世将教堂封为宗座圣殿。

2020年9月16日,尚在建设中的圣家族大教堂因疫情导致工期推迟,建设资金也受到影响,将

圣家族大教堂的建设长年来饱受争议:有人质疑高迪本身的设计;质疑高迪去世后的建设可能违背了高迪的设计意图;以及西班牙与法国间高速铁路地下隧道的建设可能会影响教堂的稳定性等等,

Basílica i Temple Expiatori de la Sagrada Família

Basílica i Temple Expiatori de la Sagrada Família

建造这座教堂的想法是由巴塞罗那书商约瑟夫·博卡贝拉提出的。他是“热爱圣约瑟宗教协会”的创始人,该会于1874年开始宣传筹备圣家堂的建设。1881年,在多笔捐赠的支持下,崇敬会买下了12800平方米的土地。1882年3月19日,地下圣坛开工,时任建筑师弗朗西斯科·德·比利亚尔设计方案是标准的哥特复兴式教堂。地下圣坛在次年3月18日比利亚尔辞职前完工,后由高迪接受并对其设计做了极大的改动。高迪于1883年接手了教堂的建筑工作,到于1884年才被任命为总建筑师。

在教堂漫长的建造过程中,高迪曾说过这样的话:“我的客户(上帝)并不着急”。

部分未完成的建筑、高迪设计的模型和设计工作室在内战期间被毁坏。现在的设计则是基于被大火损坏的原设计和部分现代的改进设计重构而来的。自1940年以来建筑师弗朗塞斯科·金塔纳(Francesc Quintana)、普伊格(Isidre Puig Boada)、路易斯·博奈特(Lluís Bonet i Gari)和弗朗塞斯科·卡多内(Francesc Cardoner)依次接手了工作。

圣家族大教堂的建设没有任何政府和官方的教会的资金支持,最初的建设得益于个人捐赠。

首席建筑师乔迪·法利于2015年10月宣布70%的建设已经完成,建设已经进入了开工建设6座高塔的最后阶段。高塔和教堂的大部分结构将于2026年,高迪逝世的100周年纪念之时完工;

计算机辅助设计(CAD)加速了教堂的建设进程。现有的科技可让石料在工地外,由计算机控制的钻机打磨成形,而不必像上世纪一样手工打磨石料。

2013年起,西班牙高速铁路在圣家族大教堂地下的一条穿过巴塞罗那市中心的隧道中开始运行。

这条饱受争议的隧道于2010年3月开始修建。西班牙工程部(Ministerio de Fomento)声称隧道的修建不会为教堂带来风险。圣家堂的工程师和建筑师们则表示反对,认为无法保证隧道不会影响教堂的稳定性。教堂委员会曾组织反对高铁建设但并未成功。

尽管从未被当做主教座堂来建设,圣家族大教堂从一开始的设计就是一座有主教座堂规模的建筑。圣家堂的初步规划与早先的包括布尔戈斯大教堂莱昂大教堂塞维利亚大教堂等在内的西班牙主教座堂有明显的联系。与加泰罗尼亚和许多欧洲的哥特式大教堂一样,圣家堂的内部构造较为复杂,其中有两条走廊、一条延伸出七个半圆礼拜堂的回廊、为数众多的高塔和三个结构装饰各不相同的大门。西班牙的大教堂常常被不计其数的礼拜堂和教会建筑环绕,然而圣家堂的规划则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特征:包围教堂的是一条横贯三个大门前厅的矩形回廊。除去这一点而言,教堂的初期规划受比利亚尔建设的地下圣坛的影响,几乎无法看出后来高迪设计的复杂

高迪最初计划建造18座高塔,按照高度上升的顺序依次是十二门徒玛利亚、圣经四福音书的作者和最高的耶稣基督。截至2010年,对应诞生立面四门徒和受难立面四门徒的八座高塔已经建成。巴塞罗那

四福音书作者对应的高塔将会立有他们各自的象征雕塑:公牛(路加)、天使(马太)、鹰(约翰)和狮子(马可)。中央的耶稣高塔上将立有一个巨大的十字架;由于高迪认为自己的作品不能超越神明的创造,塔总高(170米)比巴塞罗那的蒙特惠奇山低一米。较低的高塔上则立着成捆的小麦、圣餐杯和葡萄,象征圣餐礼。

圣家族大教堂共有三个立面:面向东方的“诞生立面”、面向西方的“受难立面”和面向南方还未完工的“荣耀立面”。诞生立面早在1935年教堂施工中断前就已完工,受高迪风格的感染最为直接。

立面朝向东北太阳升起的方向——象征耶稣的诞生。立面分为三个门廊,各自代表一个神学三德(有信、有望、有爱)。有爱门廊上雕有生命之树。该立面上的四座高塔分别对应一个门徒(马提亚巴拿巴、犹达和西门)。

高迪选择这个立面来为整个教堂的架构和装饰定型。他很清楚自己等不到教堂完工的那天,因此必须要为后人留下可参考的艺术和建筑方面的样例。

与装饰丰富的诞生立面相比,受难立面更为朴素简单,由大量光秃秃的石头组成,上刻有醒目的直线,与骨架上的骨骼相仿。为展现耶稣的受难、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折磨,立面旨在描绘人的罪过。立面的建造基于高迪留给后人的设计图纸和指导,开始自1954年。

朝向日落的方向——象征、暗示耶稣的死亡,受难立面由六根倾斜的红杉树般的巨大立柱支撑,上端则是由八根骨头型支柱组成的金字塔状的三角楣饰,最顶端是十字架和荆棘编成的冠冕。四座高塔分别代表一个门徒(雅各、多马、腓力和巴多罗买)。与诞生立面相仿,受难立面有三个门廊,各自代表三德中的一个。

立面上雕刻的场景可分为三个阶段,呈“S”型排列,展现的是耶稣的“苦路”。最低的一层来自于耶稣受难前夜,中间层描述的是耶稣受难当天,第三层描述的则是耶稣的埋葬和复活。连接代表多马和巴多罗买的两座高塔的,是象征耶稣升天的铜像。

最大型最引人注目的荣耀立面自2002年开始修建。荣耀立面将会成为三个立面中的主立面,从这个里面可以直接进入中殿。立面展现耶稣成神升天的经历:死亡、最后的审判和荣耀,而地狱则是留给那些违背上帝旨意的人的。意识到自己等不到教堂完工的那天,高迪制作了教堂模型,该模型在1936年被摧毁,但模型的碎片为立面的建造提供了基础。该立面的建设将会涉及拆除教堂南方街道上的街区。荣耀立面的阶梯将会接续从街道原址建造的有象征地狱和罪恶的装饰的地下通路。立面的门廊将会立有七个石柱,象征属灵的恩赐。立柱底端会有七宗罪的象征物,顶端则会有七美德的象征物。

圣家堂的设计为拉丁十字架式,内有五条走廊。中殿的拱顶高达45米,侧殿拱顶高30米。十字型翼部有三条走廊。立柱间隔7.5米。半圆形后殿的立柱,由于基于比利亚尔的设计间隔稍有不同,部分立柱的设计在回廊中进行了过渡调整,使得平面图上立柱的分布呈马蹄铁形。十字架构的汇聚处是四根斑岩立柱,支撑起了巨大的双曲面结构,周围则还有十二个围成环形的双曲面(仍在建设)。圣家堂中央的弧顶高达60米,半圆形后殿上另有一个高至75米的双曲面穹顶。高迪的设计意图是让站在主入口的参观者能够直接看到中殿、十字和后殿的拱顶;所以拱顶的高度依次升高。

内部的立柱是高迪独特的设计作品。除了分叉以进一步支撑重量,它们千变万化的表面纹理是多种几何图形拼合的结果。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是基底方形的立柱随着高度的升高变成了八边形,接着又成了六边形,最后变化成了圆形,这是螺旋状立柱三维拼合的产物。

教堂内部各种构造的面都不是平面,内部装饰全面而丰富,多数的抽象形状由平滑的曲线和锯齿状的节点组合而成。即便是细节层面的设计,例如楼梯的铁栏杆也经过了富有曲线]

高迪巧妙地利用了光效增强了圣家族大教堂的感染力与庄严感。他曾说色彩是生命的动人之处,这也正是圣家堂表现出的独有特质。高塔和屋顶的许多画龙点睛的细小元素等等,是由威尼斯琉璃做成的马赛克,并涂以异彩纷呈的釉饰。内部的光影效果,除去各种各样的石料等建筑材料的辉映外,还因有不少象征性的装饰,例如彩色玻璃等等。

为了克服教堂的建筑设计和规模大带来的独有的声学挑战,教堂内部的其他地点还会额外加装几座管风琴,这几座管风琴既可以单独(借助各自的控制台)也可以同时(借助一个可移动的控制台)演奏,全部完工时约有8000个音管。

1920年,为庆祝“圣约瑟夫禧年”,圣家族大教堂内进行了了列队行进唱赞美诗、朝圣、弥撒等活动。同时耳堂的立柱开工,来自加泰罗尼亚各处的唱诗班在路易斯·米列特的指挥下演唱了《哈利路亚大合唱》。

1952年,第35届国际圣体大会(International Eucharistic Congress)于巴塞罗那举行,为表纪念将数个活动选在了圣家族大教堂进行。

1982年,教皇圣若望·保禄二世在圣家族大教堂奠基百年之际造访圣家堂。

2010年11月7日,教皇本笃十六世在一场6900人参加的集会上为教堂祝圣,教堂外另有40000人在神职人员处领了圣餐。

复杂形体建筑由于其独特的形式、较高的艺术价值在一些纪念性的建筑中为建筑师及参观者所推崇。作为复杂性体建筑,圣家族大教堂的建造虽然持续了一百多年,中途停工多次,主建筑师也换了近十轮,但最后的建成效果却高度符合高迪设计的原貌,并没有因其形体的特殊性出现设计过程和建造过程的脱节。这对于建造当代的复杂性体建筑来说,有着相当的参考价值。此外,圣家族大教堂的建造时间长久,其建造的历史与技术发展的历史几乎同步,许多新技术的运用都体现到了它的建造中,这使得圣家族大教堂成为了一个比较分析不同时期技术方面异同的难能可贵的例子,对于建造当代复杂性体建筑有重要意义。

圣家族大教堂的造型奇特,最与众不同的是教堂大门所对应的三个立面,建筑风格截然相反,而每种风格又与传统教堂的大门完全不同。这种完全不同甚至怪异的建筑风格统一地表现在历来严肃和教条的教堂建筑上,并且在漫长的历史中保留下来未见有教徒们的异议,这本身就令人不可思议。从其整体设计和装饰手法而言,已经突破了传统的宗教建筑设计规范。强烈的艺术欲望通过宗教建筑显示出来,结果产生了一种怪异形式。圣家堂成了一个起先河作用的杰作,并以独具一格的姿态闻名于世。

路易斯·沙利文高度评价了圣家族大教堂,称其为“过去二十五年来最富创造性的设计,石头都充满精神”。时代杂志评价教堂“感性、神圣、异想天开、生机勃勃”。

圣家族大教堂的一部分与高迪在巴塞罗那的其它六个建筑作品一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为世界遗产,评价称“见证了高迪对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建筑技术的杰出创意与贡献”,“呈现了加泰罗尼亚现代主义”和“对花园、雕塑以及所有装饰艺术和建筑的设计产生了极大影响”。

a游客可以参观中殿、地下圣坛、博物馆、商店和受难、诞生立面上的高塔。游客需要通过搭乘电梯以登上塔顶,受难立面的高塔下行使用电梯,诞生立面的高塔下行需要借助螺旋楼梯。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opsonpaper.com/,巴塞罗那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